人生的風景何必急著壓縮 (轉)

曾經我也希望單單很聰明,快速跳級,賺很多錢養我Orz,但後來還是決定採用費曼他爸爸跟他相處的方式,多跟他在一起接觸大自然,我相信這是他長大之後可以值得回憶的-”我跟老爸做過的事!”,而不是印象中都在學習。老婆買了一堆字卡也沒有強制教他了 (謎之聲:是懶惰吧XD)

昨天應邀去上「今晚哪裡有問題」節目當特別來賓,當集的節目主題是「跳級生」。
主角人物是兩個跳級生的家長:蔡爸爸與蔡媽媽,我和另外一位媒體人、還有在建中任教超過三十年的陳美儒 老師,則是搭配的來賓。
整場錄影,簡直是讓我有「傻眼」的感覺。
蔡爸爸與蔡媽媽本身都是相當高水準的知識份子,蔡爸爸是光武工專電機助教、留美高材生,蔡媽媽本身是家管,師範大學公民教育系畢業。
三個孩子中,老大佩真今年以十六歲的年紀,拿下大學指考第四高分,錄取台大電機系,在就學過程中,她兩度跳級,國小跳一次、國中跳一次。老二也是跳級生。
蔡爸爸、蔡媽媽與大家分享他的「學齡前教育法」。
他們說,兩個大的一出生,24小時內就抱回來餵母乳,還未滿月前,她就開始「字卡教學」。
蔡媽媽手繪各式各樣字卡,還有由圓點點組成的「數目圖卡」,從1到99,在每次餵奶前,寶寶哭鬧、最有精神時,在寶寶眼前晃過卡片,告訴寶寶相關的字、數目,然後再餵奶。
蔡爸爸說,三歲前的寶寶有大腦有百分之七十的未開發區域,先給予字卡再給予喝奶,就是教導他「學習」跟給予「獎勵」。接下來,寶寶還未學會走路,家中牆壁就貼滿了數字、九九乘法表,以及國小國語課本裡的課文。
家中所有的家具都貼上中英文字卡,隨時隨地不忘教學。
因此,在蔡媽媽的耐心教育下,蔡佩真一歲就已經識得數字及國字,會用手指出正確位置,兩歲會說話時,就已經會背完九九乘法表,三歲已經可以自行閱讀中英文故事,並在鄰居教導下,學會基礎日文。
她中班以前已經把小學一、二年級的課程上完。
於是,她小學二年級就隨著媽媽到師院附小上六年級的數學課,四年級時跳級至五年級。
國二下再跳國三下,隨即考上北一女中。
蔡爸爸並分享孩子們生活的點滴,包括喜歡打球、打撲克牌,以及他自創的「十分鐘預習法」及一些聯想記憶術等等。
節目結束後,他並送我一張他個人印製的「學齡前教育」的演講DVD。
我當場只能不停的搖頭讚嘆。
我看到的是,一個優秀的媽媽,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兒女的教育上,將所有自我的成就都擺在成就兒女上。
但是,我也看到,蔡家父母將所有的心力放在智育的教育下,三個孩子在優秀課業表現的同時,顯然在人際關係上都有極大的問題 不斷的跳級,導致的是在學校裡的寂寞,沒有朋友,還有,人生閱歷顯然較同年紀的孩子貧乏 陳美儒老師對於這樣的教育行徑十分不贊同,在錄影現場就不停的開砲,導致對方有點小尷尬,因此我的角色其實比較像潤滑劑一般,偶爾開個玩笑,嘲笑自己很懶,沒有辦法這樣教小孩。不過,私底下,我很認同美儒老師的看法。
美儒老師在建中任教三十年,得天下英才而教之,她說了一個故事我覺得很有趣。
她說,有一年建中將所有數理資優的孩子集中在一個班上,那年,那個班上考上了六個台大醫科,十幾個台大電機。
其中有一個「考壞」了的孩子,考上台北醫學院醫學系,放榜當天人就消失不見,大家嚇壞了,後來陳 老師在碧潭橋畔找到了他。
她想說的是,一路順遂、超人一等、資賦優異的孩子,並不見得是快樂的孩子大家在一味追求學業的資賦優異過程中,不該忽略的是孩子的體能教育、品格教育、愛情教育、財物教育、人際關係、以及各種各樣生活中的歷練。
最好笑的,是二十年後, 陳 老師去參加這班同學的喜酒。
在喜宴兼同學會上,眼看當年資賦優異、人人稱頌的這一群大男孩,分坐了兩桌,變成醫生、工程師,並為人夫、為人父,喜酒的菜一上,大家不約而同,紛紛低頭不停的剝蝦。
其中最優秀的那一個男生,自顧自的吃蝦,結果被老婆狠狠的踢了一腳之後,也開始低頭幫孩子剝蝦殼!
哈哈!我在一旁,忍不住大笑!
陳老師的意思是,「資優又SOWHAT?20年後,他跟一般頭腦普通的男人,並沒有兩樣!
他仍然要在社會上生存,跟家人相處,結婚生子、養兒育女。」
今天我去上MOMO親子台時,忍不住跟現場兒童心理師分享昨天的錄影經過。
他說了一句話我覺得超棒!
他說:「人生的風景有多少?值得我們慢慢享用,何必急著把它壓縮著過完?」沒錯啊!就是這種感覺!
我並不否定蔡爸爸、蔡媽媽的心血,也認為他們全心為兒女的付出非常值得讚美,但我相信,以他們夫妻倆資質的優秀,即使不在寶寶滿月前就開使用「閃卡」、「字卡」,奮力的教學,他們的孩子一定也可以順利考上北一女、台大電機!我相信,優秀的父母培育出的孩子,在學業上絕對不會差到哪裡去!只是或許多用了一、兩年的時光。
但是,童年的時光何其珍貴?
與其辛辛苦苦的製作閃卡、字卡、數目圖卡,為何不用這樣的時間多跟孩子去溪邊散散步、看看美好的晨光?
與其花費時間教他「媽媽起床、爸爸讀報」的國語課文,為何不多講幾個好聽的故事、讀幾篇優美的詩歌?
與其花時間背九九乘法表,為何不帶孩子看一場好看的電影,看一齣有趣的話劇?
與其讓孩子先讀他還不需要知道的知識,何不帶孩子一起粉刷油漆、擦地洗碗、種花除草,
或是去一趟育幼院、幫忙照顧其他失去父母的幼兒,讓他懂得關心這個社會?
與其在十五歲時就在大學選修課程,為何不鼓勵她多交幾個閨中好友,去逛個街、打個工,讓她培養正常的社交關係?
在全力追求智育的時刻,我看不到的是強調孩子品格的教育、藝文的欣賞與正常的社交培養。
最重要的並且是:生活的歷練缺乏一個十六歲的女孩,正是最甜美的時刻,她應該要有她這個年齡所該有的青春、愛情,擁有運動與社交、懂得追求自己所愛,享有秘密與夢想。
我期望我的女兒十六歲時,除了唸書之外,看到人會主動的打招呼、微笑,對於長輩展現出應有的禮貌,進退得宜,而不是當別人向妳問好時,只知道直楞楞的瞪視對方、沒有任何反應。
我希望我的兒子十四歲時,對於沒看過的環境充滿好奇,到了攝影棚會問東問西,而不是呆若木雞。
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夠爬山涉水,懂得探詢世界,求知慾不僅僅限於學業。
我希望她在苦讀ABC時,除了用來看TIME雜誌,更能領略毛姆、莫伯桑筆下的人生縮影。是的,生命何其珍貴?求知何其快樂?我並不急得他們跳躍度過,也不在意是否速成有效,我只希望他們慢慢享受、領略其中美的世界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為某人準備的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